從10月16日至11月5日,20天的時間里,國家發改委密集批覆了16條新建擴建鐵路、5個機場,總投資金額近7000億元。
  首輪的3個鐵路項目在10月16日,即三季度經濟數據發佈前5天集中批覆;10月21日,三季度經濟數據以7.3%創下五年來新低,次日發改委立即批覆了3個鐵路項目與5個機場項目;10月30日,在月末的節點,發改委再批覆3個鐵路項目。最近一次的集中批覆在11月5日,發改委一天之內批覆了7個項目,總投資約1998.6億元。如此高頻度動作,卻與經濟節點及經濟數據的發佈時間點意外地吻合,其穩定之意顯而易見。
  決策層曾表示經濟增長要守住最低限,但臨近年末,經濟增長的穩定壓力並未減輕。11月10日出爐的10月份經濟數據顯示,PPI(生產者物價指數)連跌32個月繼續呈現負增長,而市場預期明日出爐的10月投資與工業生產增速亦難有良好表現。作為目前扭曲經濟結構中的重要發動機,今年房地產持續低迷,直至下半年限購鬆綁、公積金貸款限制放鬆及“9·30樓市新政”,成交量方有所回暖,但價格仍未有回漲,甚至有市場人士預測四季度不排除有為放量而降價的行為。相關數據顯示,目前房地產投資增速已由年初的近20%跌至12.5%,而去年房地產開發投資占全國固定投資總額的20%,對投資的影響可想而知。
  發改委對以上基礎項目的密集批覆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之下做出,因此,不少經濟分析師都認為此時密集推出的基建項目是為了抵消今年房地產對投資的拖累,穩定四季度或明年年初的投資。近日,決策層的動向在不斷印證這一判斷的準確性。高鐵“走出去”和“一帶一路”所組成的海外版經濟刺激計劃,焦點在交通設施、油氣管道以及通信設施的建設,圍繞的核心正是基礎設施建設的互聯互通;而發改委今年以來對基建項目的批覆亦未有放緩跡象,早前批覆的3項投資總額達683億元的特高壓工程已於11月4日正式開工。
  政府主導投資的弊端已討論得太多,本輪基建投資不同於以往的特點,在於對民間資本的高調引入。中央方面,PPP(Public-Private Partnership,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立法正在進行,主持起草的發改委欲為其定名為“基礎設施和公用事業特許經營法”;地方上,多個地方政府陸續推出相關政策,鼓勵民間資本以BO T、TO T或特許經營等方式參與。
  PPP是本輪基建投資中的一大特色,也是與以往經濟刺激計劃的區別所在。但PPP要彌補政府主導投資在有效性和低效方面的缺陷,其原理是引入民營經濟主體的運營優勢,既要民資也要民營,在目前對公平競爭環境未有保障的情況下,曾經吃過虧被當作“提款機”的民間資本依然心有餘悸,心中疑慮不消則導致當下的躊躇不前。在此之前,民資之所以可以提升投資有效性,除了在項目運營方面的效率提升外,也有在項目選擇中的擇優性,由於沒有政績壓力與增長動力,卻有趨利本能,所以,民資在項目選擇上是更能避免因政績工程而帶來的重覆投資和盲目投資的。如果只是在選定的基建項目中向民資開放合作,則不能激發民資在項目選擇上的優點,所以,加大對民資開放的領域亦十分重要。
  在本輪經濟穩定的拉鋸戰中,無論在海外或者國內,決策層已選擇了基礎設施建設為主角。在這一現實條件下,避免重蹈以往政府主導投資的覆轍,無論是公共項目中通過PPP等方式的合作,或是其他領域的開放,都應予民資更大舞臺,給其足夠空間發揮對經濟穩定複蘇的積極性。  (原標題:[社論]經濟穩定拉鋸戰 應予民資更大舞臺)
創作者介紹

10月27日

engfertgf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