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有媒體從國開行資產負債表看出端倪,並從國開行內部得到確認消息:今年二季度央行向國開行註資1萬億元,專項用於棚戶區改造。事情牽扯到好幾個炙手可熱的財經關鍵詞:棚戶區、國開住宅金融、央行新工具、刺激新舉措。
  目前事情還有一些重要細節沒有搞清楚,影響到更深度的政策評估。首先,國開行獲得的央行貸款究竟有無抵押。我國央行儘管機構不獨立,但也沒到直接印錢蓋房子的地步。估計應該是有抵押的貸款,也即近期炒得沸沸揚揚的“抵押補充借貸”(PSL)。
  其次是融資成本問題。目前有說不高於央行給國開行的貸款年利率不到6%的,其他說法跟這沒太大衝突。今年以來,國開行市場融資成本雖然不低,但10年期債券利率也不過就是5.2%這樣子。更短期限的收益率還低一些。央行貸款成本不應該比這還要高,否則國開行還不如自己去發債借錢。
  最後是還款方式問題。有說國開行新成立的“住宅金融事業部”所發行的“住宅金融轉向債券”會是還款來源,後來聽說還不確認。要是用普通國開債融資來還貸款,那就無釐頭了。
  有關方面以這種方式為全國棚戶區改造上馬配套資金,決心不可謂不大,手段不可謂不強,但風險也不可謂不重。
  風險有三。第一為壞賬,第二為延宕,第三為通脹,三者一環扣一環。
  壞賬怎麼說?是萬億貸款的還款來源恐難以保證。棚戶區改造是民生項目。而且不同於公路、機場這樣的基建項目,棚戶區改造本身難產生現金流。政府出錢補貼,老百姓少出一些錢,就棚戶變樓房。這一過程中,房屋集約化會騰出土地,社區整合會使得土地升值,佈局合理還會促進工商業發展,最終帶來當地財稅上升。從遼寧經驗來看,棚改資金的償還來源,實質上是增加的土地出讓收入和未來多增的財政收入。且不論全國上下都在反思的土地財政問題,光說寄希望於未來區域財力上升來還款,就實在有些令人心虛。這至少意味著不要出現其他方面的明顯拖累。但這何以保證?遼寧作為標桿,十四個地級市中尚有撫順、阜新兩市出現過到期無法還賬的問題。推廣至全國,可能就是三四個省到時候扛不住。尤其是當前整體宏觀經濟增速處於向下變擋的當口,存量壞賬都在冒頭,何況又增這一樁新的潛在問題?各省因地制宜的操作就相當重要,而這恰是大政府體系所不擅長的。
  延宕怎麼說?更準確說是“展期”。也許有些悲觀,但20%的壞賬率應當至少作為“壓力測試”情景來考慮。一旦千億壞賬出現,國開行貸款到期無法全額收回,甚至半截就出現利息違約,從政治的角度考慮,政府大概率上會選擇幫助展期,也就是多給些時間來還。原本三年的貸款展到五年,再展到十年,都有可能。之前政府在處理四大國有商業銀行的壞賬時,就這麼給資產管理公司展過期。展期的邏輯是“在發展中解決問題”,仍然是寄希望於未來轉好。但會不會“每況愈下”?三五年之後的問題不好說,但從目前地方政府融資平臺的發展來看,趨勢不容樂觀。
  通脹怎麼說?要是展期也還是解決不了問題,那麼只剩下最後的“大殺器”,就是央行印錢買單。後果也很清楚:通貨膨脹高企。原本為解決民生和增長問題而準備的政策可能以損害民生和增長收尾。(作者齊岳,摘編自昨天《北京青年報》)  (原標題:[推薦]註資萬億棚改,風險不可不防)
創作者介紹

10月27日

engfertgf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